废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致富新技术缘何成了坑农陷阱【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7 16:09:53 阅读: 来源:废铁厂家

陕西永寿县30家布尔山羊养殖农户本想通过县上引进的新产业和新技术发家致富,孰知最终却蒙受近300万元的损失

布尔山羊养殖纠纷引发投诉

9月初,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接到关于陕西永寿县布尔山羊养殖纠纷的投诉信,信中说:“我们是永寿县养羊胚胎移植的30家农户,去年以来,通过县上引导的新产业和新技术发家致富,谁知却上了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主任习文东的当。他们在胚胎移植过程中,技术服务费分文不少,却不管科技服务效果如何,使群众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30家农户先后损失近300万元。咸阳市胚胎移植中心畜牧专家、负责人习文东当初承诺,胚胎移植已经达到国内先进水平,成功率达到65%—70%以上,但结果是成功率只有10%左右,养殖户损失巨大,投诉无门,特向新闻单位投诉,给我们受骗农民伸张正义”。在这封信的后边,还附有18位农民的名字和部分证言及手印。

9月11日,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赶赴陕西永寿县,调查该县30家农户布尔山羊养殖纠纷。

陕西永寿县是全国最大的布尔山羊原种繁育基地和改良基地,县里先后引进发展了陕西省畜牧研究所原种场等七家企业,该县的原种布尔山羊已销往全国25个省市。记者了解到,永寿县“畜牧富民”的成效十分可观。永寿县科学技术局在2003年8月4日一封送县政府各部门的《我县布尔山羊胚胎移植项目获咸阳市科技进步一等奖》的报告中说:“两年来,全县累计实施胚移手术5643例,新增经济效益3027万元”。

布尔山羊的养殖已经成为当地主导产业和农民脱贫致富的骨干项目,如果农户的利益得不到保障,农民的损失得不到补偿的话,势必会影响布尔山羊繁育改良的推广。

养羊户赔钱又输官司

王千里于2002年上半年到处借款、贷款买了60多只本地山羊、3只原种母羊,在习文东处做了移植手术,到9月中旬,20只山羊被淘汰,损失5000元。但王千里心想剩下的40只山羊,如果照习文东说的受胎率至少在60%以上的话,那么也可产羔24只以上,除去损失,还能有点赚头。可是他的美梦也破灭了,五个月后,40只山羊只产下7只羊羔,王千里投资的12万元本金化为了泡影。在付38000元手术费的时候,王千里多长了一个心眼,他只付了19500元,现在移植手术失败,他拒绝付给习文东剩余的18500元手术费。两人的纠纷由此产生,王千里多次找习文东协商解决,但均无结果,习文东不管王千里的损失,只是索要手术费。2003年1月24日,习文东一纸诉状将王千里告上了永寿县法院,诉状上写着:“原告: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法人代表:习文东”。

“这场纠纷闹到法院,其余的29家养羊户就观望上了,他们相信这个官司习文东输定了。然而事与愿违,我却输了官司。不过法院的判决书上却有了变化”,王千里告诉记者,“永民初字第64号民事判决书上写着:原告永寿县农牧局,法定代表人郭建锋,系该局局长。委托代理人师军锋,系该局干部。”原告习文东在判决书上不见了!

判决书很快生效,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还在诉前向法院递交了“保全申请”,希望法院保全被告王千里的两只价值10000元的原种布尔山羊。2003年2月24日法院查封了王千里的两只原种布尔山羊。王千里说:“不过事情又有了转机,在陕西媒体介入调查的情况下,法院并没有将这两只山羊牵走。”

在王千里的官司输了之后,权晓斌、王抗战、苟新成、李大成、葛天海、陈景洲等养羊户意识他们的损失一样得不到理赔,于是大家联合起来要讨回公道,他们说:“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是在欺诈农民,因为不管手术成功与否,每只羊800元的手术费是必须先交的,30家养羊户近1000只羊光手术费就会达到80万元!这简直是一个无风险的敛财手段,因为所有的风险全都转嫁到农民身上了。”

咸阳市胚胎移植中心是什么机构

在法院判决书中的原告为什么会发生变化呢?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到底是个什么机构呢?永寿法院声称: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是以永寿县农牧局的名义开展工作,自己并未领取营业执照,且办公场地、人员均属于原告——永寿县农牧局,所以原告的变化并无疑义。

判决书中的解释却无法让农户信服,因为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并未经工商部门注册登记,但它刻有公章,诉状上就盖有该中心的公章印信;该中心提供给农民的收款收据上,也盖有该中心的公章而非财务专用章,给养羊户陈景洲开出的一张收款收据,金额达17800元。

9月11日,记者来到“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它用的是永寿县农牧局大楼临街的一间门面房,只有10多平米的办公室,屋里摆着几个椅子和桌子,靠墙角放着一张床,一个小伙子在睡觉,他告诉记者:“习总到咸阳去了,很久不会回来的,电话也停机了。”

在调查中,养羊户给记者拿出两份合同,一份是原陕西省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合同,一份是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的合同,该中心在与农民签署的合同中,完全没有受胎率低于50%时对农民的理赔款项。而在原陕西省畜牧兽医研究所的合同中,明确写道:“移植胚胎受体羊的受胎率若低于50%时,每缺少一只怀孕羊,甲方按600元退付给乙方,不再承担其它任何费用”。对于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这个单方制约的合同,养羊户王千里说:“习文东是利用新技术和农民的求富心理在骗财”。

记者了解到,2000年9月,永寿县布尔山羊胚胎移植手术就已获成功,供体羊最高产胚达50枚,平均产胚18枚,有效胚胎数15枚,成功率达到了62.5%以上。布尔山羊的胚胎移植手术是完全有可靠的技术保障的,这在永寿县的原陕西省畜牧兽医研究所、大禹公司等单位都得到了实证。而同样在永寿县,被当地政府称之为“科研服务机构”的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为什么胚胎移植受体羊的受胎率如此低下呢?这样一个机构,为什么能在永寿县存在了两三年,而且让30家养羊户蒙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咸阳市布尔山羊胚胎移植中心究竟有什么样的背景呢?养羊户们告诉记者,习文东还是永寿县政协副主席,县政府的顾问。

县政府念的“羊经”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11日在县政府采访时,希望能够听到永寿县负责人对此纠纷的看法。办公室的人说黄县长不在,主管农业的王副县长也不在,记者给王副县长打电话,手机或是关机或是被挂断,而当天的值班县长,始终不肯与记者见面。记者等待了近两小时后,办公室的人告知,县委县政府曾经专门为这个纠纷事件开过会,县委宣传部部长会代表县里澄清此事的。

记者随后见到了永寿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他告诉记者:“永寿县现在有4万养羊户,存栏羊只达到181000只,30个养羊户所占的比例微乎其微,县里不希望因为这30个养羊户蒙受经济损失这一事件产生的负面效应,影响了永寿县的支柱产业——布尔山羊养殖的迅猛发展;况且,永寿县的布尔山羊的价格已经趋于下滑。”

在永寿县2002年6月4日的县长办公会议纪要中,也记载了县领导对布尔山羊产业化的重视。2002年5月30日,县长黄启平召集会议,对当年开展布尔山羊胚胎移植工作做了专题研究,纪要中说:“胚移中心站每做成功一例手术,抽取100元作为县畜牧发展专项基金,由县政府统一调度使用,所收手术费的百分之五十作为技术人员的补助和奖金”。纪要还说:“成立由习文东兽医研究员为总负责的技术小组,县改良中心站来德强同志共同配合开展胚胎移植工作”。

信息来源:人民网中国农业网编辑

义乌市宝丰让温室大棚全年运转新乐

照母山星光隧道通车13000多颗LED灯组成星空智能仪表

印度是否取消食糖出口禁令有分歧胡瑶

再生纸环保绿色性能的维护朴正炫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