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业务转型缓不救急

发布时间:2020-01-14 22:14:13 阅读: 来源:废铁厂家

10月22日,畅游股价跌至本轮调整的最低价位17.13美元,累计跌幅近30%。这也是畅游自2009年于美国上市以来的第二低价位。

可就在市场还未来得及下结论之时,畅游于10月28日和30日接连暴涨超过10%,不但成交量急速剧烈增多,并且在周五稳稳地收复了月初失去的24美元价位。

对于畅游暴涨,更乐于被接受的看法是其手游《天龙八部3D》在公测首日逾1300万元人民币的流水重振了投资人信心。而市场上更多的人则开始期待11月3日发布的畅游三季度财报,希望从中窥测出畅游在未来究竟走向何方?

可万万没想到,财报还没来,等来的竟是公司CEO王滔的离职。

为什么动王滔?

论起对王滔最深刻的印象,就不得不谈楚云帆的神文《合一教下的搜狐畅游:王滔与他的“理想国”》。我也问过曾在畅游工作的朋友,众多细节暂且不表,不过从每个人的言谈中都能证明一点,那就是这个如同“心灵鸡汤”一般的合一教虽然是在畅游内部被有计划地推动着,但远远没有达到“以教治公司”那么严重的地步。

能做领导的没有蠢人。全力推动一件事情,并有效地持续了近两年时间,只能说他有足够的能力或资本来抹平内部与外部的各种干扰和问题,并将其变成公司既有的运营逻辑。至于方法得不得当,时机合不合宜,短时间内,恐怕无法对其进行评价。

所以说,如果相信畅游的问题大部分在于老板信教并且传教,这绝对不客观。如果真要深挖,让一个带领团队从创业之初奔向上市之巅的领头人,被这样不体面的“主动辞职”的原因,有且只有一个:他的存在不符合董事会的利益。

畅游的营收在去年年末创下历史新高之后持续下滑,公司在移动游戏方面早已丧失先发优势。同时,占公司营收6成以上的王牌游戏《天龙八部》推出已达7年之久,APA持续下滑,只能通过被动提高ARPU来完成既定KPI指标。页游方面《神曲》、《弹弹堂》同样进入成熟期,很难再出现爆发式增量,他们虽仍能贡献较为出色的营收,但畅游迫切需要数款新的王牌产品来填补未来一定会出现的营收坑洞。

但令市场失望的是,无论是端游上投近亿美元自主研发的《鹿鼎记》,还是寄予厚望的代理3D回合游戏《桃园》,抑或数款迅速湮灭于市场当中的网页游戏,都没能肩负起分担畅游盈利压力的重担。

作为公司CEO,如此多次的接连失败对于他个人权威和声誉的损坏几乎是致命的。特别是在尚进单飞,并做出《成吉思汗》趁机大捞一笔之后,比起让公司重新寻找方向,他更要首先想办法消除来自内部的声音。

不同于创业公司,畅游家大业大,如果不顾一切地调转船头、重塑业务,死掉的更可能是自己。所以,他要慢下来,进入别人已经赚钱的市场分一杯羹,再慢慢与自己的优势项目结合以图后计。

但是对自己人,就不用那么客气。他想到了两个办法,一个是上文提到过的“印度鸡汤合一教”;另一个则是成为王滔去职导火索的“卓越运作体系”。

什么是卓越运作体系?

畅游“卓越运作体系”首次广泛见诸报端,缘起于2014年5月16日,搜狐畅游总裁陈德文发表的一封《我的战斗宣言》。

引用知乎上的几段介绍。

“王滔的性格偏低调。从2009年上市到后续的很长一段时间,王滔极少出现在公众面前,甚至公司内部的绝大部分人,入职几年都难见他一面。这样,陈德文是畅游对外的公众一号人物。”

“而2013年,王滔决议引进了卓越运作体系,并引进华为高管潘文娟担任CIO负责此事。”

“卓越运作顾名思义涉及到业务方方面面,从13年开始,Wendy体系从项目管理开始逐渐占住核心业务各个方面。陈德文分管的业务范围被逐渐收缩,包括2013年内部大热的战略体系,其实也被逐渐分化。从2013年底开始,陈德文在内部就鲜有出现,甚至内部广为流传他在与阿里方面接触的消息,也有相当一些人已经置信陈德文出走是时间问题。”

从陈德文公开透露的有关于畅游内部“卓越运作体系”的流程来看,这种几乎完全不考虑实际情况的管理方式似乎真的是有些问题。

“卓越运作体系的主要职责是帮助业务部门规范流程,包括梳理业务流程、建立部门文档、挑出业务问题,最后形成部门拆解,将所有业务变成一种流水线式的体系,使所有业务的工作模块化、精细化、正规化。按照这个模式,全公司的所有业务都要进行套用并执行。”

“为此,畅游还专门创建了名为‘卓越运作体系’的部门业务线,对畅游的各个部门及分公司业务流程进行梳理与规划,同时归属其负责的还包括‘区域&服务体系’业务线以及‘爱守心业务管理部’。由于卓越运作体系业务线的员工普遍没有业务经验,因此最终建立的流程反而引起包括陈德文在内的多数员工内心深处的排斥与抵触。”

据陈德文描述,畅游当时在“卓越运作体系”上任职的员工已逾千人,而这直接导致畅游在管理费用上的巨幅增长。

单纯拿过去两年畅游在第二季度的管理费用进行比较。畅游在2013年Q2管理费用为1330万美元,同比增长71%。而在2014年Q2管理费用为2280万美元,同比增长72%。一年之间管理费用接近翻番,但总营收却仅仅增加了400万美元。所以,这笔钱究竟发给了谁?它起到了什么作用?一切都不得而知。

这高达千人的管理执行团队一共在管理着多少人?据王滔透露,截至第二季度,畅游员工总数为6214人。

游戏养平台,平台推游戏?

稳住内部只是治标,如果还想在这个位子上安稳地做下去,王滔必须想出破除现在“温水煮青蛙”的办法。对此,他给出的答案是畅游的平台战略。

所谓平台战略,即“游戏赚钱养平台,平台占渠道推游戏”。也就是趁畅游现在的“现金牛”还能贡献给集团每季度近亿美元利润之时,大笔花钱投入到平台推广之中,以期望获得市场占有率。

什么是王滔口中的平台?我理解为这是一个游戏内容与信息分发的产品矩阵:17173网站提供信息分发,搜狗浏览器面向国内用户,海豚浏览器面向海外用户,再辅以搜狐内部其他各项产品进行有效的资源置换与导流,最终达到获取海量用户的目的,从而进行流量变现。

除了面向广告主与缺乏用户黏性的17173网站,畅游自身并没有天然附着力的PC或移动端产品,所以,要么去外面收别人的产品,要么肯砸钱给自己的产品“买用户”。而在自有的17173浏览器项目被砍掉之后,畅游在平台上的策略逐渐明晰。即快速在下半年开始利用17173网站等平台逐步实现货币化,而将未来增长的预期聚焦在了移动端及海外市场上。

因此,畅游投资了主营业务在海外的海豚浏览器及RC语音,在二季度将移动端用户达5000万。但王滔并不满足,他承诺,畅游并不会降低对海外平台业务的投入规模,特别是在市场投入上,至少会持续到明年年底。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即便是平台业务赚钱了,畅游也会将这部分钱持续地投入到市场推广之中,而不会考虑财务报表好不好看。

这就注定了畅游在王滔的领导下,未来的五、六个季度之内,很有可能处于微利甚至亏损状态。

或许这对畅游的转型来说,并不一定是件坏事。但搜狐按捺不住了。

如果说畅游可以忍受数个季度的亏损,同时在资本市场上画大饼坐等公司转型的话,查尔斯·张及其搜狐团队不能接受。

搜狐在2014年的前两个季度已报亏损,三季度同样预期难以赚钱。张朝阳寄予厚望的搜狐视频由于行业特殊性短时间内很难减少投入。近年来,畅游已成为搜狐填充报表的唯一现金大牛。在搜狗业务刚刚开始盈利之际,畅游一旦出现问题,处处是坑的搜狐真的难以维系。

所以,对于搜狐来说,畅游现在面临的问题,细火慢炖或许还能接受,急攻猛打一定不会坐视不理。至少在现阶段,它需要的是一个财务相对健康的畅游。人员的赘余带来的管理费用,以及急速增长的营销费用,这是横在搜狐管理层上的两个心病。搜狐必须重新寻找一个在内部反对这两部分投入,并且能够为畅游持续赚钱的人。 ■

(责任编辑:HN025)

医生在线询问

名医汇

预约挂号平台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