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废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北京隔离门大战展现出的是未来社会阶层矛盾明朗化

发布时间:2021-01-07 22:21:16 阅读: 来源:废铁厂家

摘要: 你以为拉倒的只是一扇门,其实这是未来不久你或许也避不开的一场“战争”!

你以为拉倒的只是一扇门,然而这确是中国社会以房子划分阶层矛盾的实质体现。前段时间,北京龙湖天璞小区(天璞家园)自住型商品房与商品房业主隔门而战,引爆了一个一直存在却被隐藏的阶层矛盾。

什么是自住型商品房:

所谓“自住型商品房”,即是价格比周边商品住房低 30% 左右,面向全市符合限购条件的家庭的自住住房,购买此类住房后五年内不得上市,五年后上市收益的 30% 将上交财政。它也被视为北京市自 2006 年推出房改房、外销商品房、经济适用房、廉租房、两限房等各种房屋政策以来的又一房价调控方式。

事件回顾:

2018年1月12日,上午9 点,冲突在龙湖天璞小区西南角的一扇黑色的铁栅栏门两侧爆发。

被这扇门隔开分别是这个叫天璞花园小区的自住房和商品房业主——如果不是碰巧都买了龙湖天璞的房子,柳琳与张波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他们都受过大学教育,做的工作类似,爱好相差无几——现在他们成了两个不同“阶级”的代表。

事件主人公:

柳琳毕业后留京的“新北京人”,属于“名下无房或仅有一套住房”的京籍居民,恰好符合商品型自住房限购条件。当年 8 月,他们在北京市住建委网站上获知摇号结果,拿到位于东坝的首开龙湖?学府苑的住房资格。被百分之一的中签率砸中,赶忙在兴奋中选房、购房,2015 年 11 月,一家人交了首付,开始了对自己在北京第一套住房的期待。

同年稍早时候,张波一家也成了龙湖地产的业主之一。只不过,他们一家买的是名为龙湖天璞的 7 栋高端住宅之一。打动他在东坝买房的原因也很简单,龙湖地产的这片项目中还包括一个国际幼儿园和一个九年一贯制学校,而张波有两个孩子即将上学。

房子一天天盖起来。按照计划,张波会在 2017 年 6 月收到房子,柳琳一家的收房日期则会稍晚半年。到 2018 年,两家都会住进龙湖小区,成为仅隔几栋楼的邻居,未来,他们的孩子还可能会成为同学,在小区的幼儿园或者北京中学相识。

就在 2017 年 3 月后的半年内,这些可能性被一道 2 米高的黑色隔离门阻断了。那个 30% 的差价,终于惹来了大麻烦。

事件起因:

2017 年 6 月,张波和 100 多户邻居共同完成了收房流程,住进了龙湖天璞小区。虽然甲醛还没散尽,绿地面积也没有前期宣传的那么充裕,但进入小区后,他们满意的看到,在小区西南侧自住房到商品房的一条通道上,立着一扇黑色的隔离栅栏门——和他们在购房前的沙盘上看到的别无二致。2015 年,龙湖地产的销售人员便对他们承诺,“天璞和学府苑小区是独立小区,在自住房之间有明显的隔离。”

但这扇门让柳琳和她的邻居陈先生陷入了愤怒。

购房的 2015 年,柳琳和陈先生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所谓隔离设施。“学府苑”自住房社区在合同中从来就是个暂定名,他们与龙湖地产的合同中一直写着的小区名是“天璞家园”,与张波所处的是同一个小区。从朝阳区住建委拿到的规划图上,“学府苑”和龙湖天璞之间也没有任何隔挡物——和张波看到的沙盘完全不同。

对柳琳和陈先生来说,这扇门意味着很多东西。除了幼儿园和中学,整个龙湖东坝地块被建设为同一小区,小区内共有三扇大门。小区正门朝北,宽 20 米左右,黄色石灰石铺成,设有保安岗亭。东北侧的旁门直通地库,供车辆通行,也有安保执勤。龙湖地产告诉张波,这就是所谓的“人车分流”小区。最后一扇门开在西北侧,宽约 7 米,双向行车道旁的人行道仅容一人通过——一旦有了隔离门,柳琳和陈先生将只能通过这扇门出入小区。

与龙湖代表谈判未果,他们当即决定信访。237 户自住房业主向朝阳区住建委和规划委员会递交了情况说明,认为龙湖地产在小区中私设隔离,不符合相关规定。

7 月,住建委和北京市规土委陆续公布了调查结果,朝阳区规土委的回复及反馈的小区规划设计图纸显示,小区隔离不属于规划范围,区规委建议 “区县房屋行政主管部门应督促其按规定整改”。

但到了 8 月 31 日,隔离依然没有拆除。张波和邻居们得到的反馈是,“天璞情况特别,会重新研究”。而面对失望的柳琳和她的邻居,龙湖地产回复,这是一扇施工围挡门,由于自住房项目尚未完工,为了保障业主安全,必须设立围挡。

这么一拖就到了 2018 年,距离 1 月 12 日的收房日期还有 3 天,柳琳和陈先生发现,那扇门还在那里。 1 月 9 日,龙湖地产通知柳琳和其他几位业主代表见面沟通。沟通中,龙湖地产又换了另一个说法:他们已经和商品房业主协商好了,到 12 日收房时,那扇隔离门会是“开着的”。业主们的耐心被消耗殆尽,决定继续向住建委投诉。

12 日,收房日。在不同的采访和描述中,那场拆除隔离的行动细节已经变得面目模糊。唯一能够确定的是,上午 9 点半左右,近百位自住房业主一拥而上,用工具拆掉了那扇堵在小区中央近半年的大铁门。

据描述,当天双方曾隔门对骂,投掷石子。在商品房业主眼中,自住房主“携带钢剪、铁锤,有备而来”,是一群蛮不讲理的“暴徒”;自住房主看来,商品房主们表面上发动妇孺,大打同情牌,暗地里则对穿过隔离门的自住房主“拘禁围攻”,抢夺物品。

当天晚上,由于感到被“暴徒”对家人安全的威胁,张波和邻居们连夜筹资重建了隔离门,并在上面加了两道长约 4 米的钢条,钢条用铁链交叉成“X”状,像个巨大的错号。

事件后续:

推倒隔离的事情已经过去 10 天,小区内的这堵隔离每日依然由 6-7 名保安守护着。禁止靠近,禁止拍照。

拆隔当天的视频已经被放到网上,双方业主各自在互联网上发文还原事件“真相”,他们在新浪微博上的用户名也颇富意味,商品房业主叫@龙湖天璞业主”,自住房业主叫“@天璞自主型商品房业主”。自 12 日起,两个“天璞”间矛盾宣告彻底不可调和。

“学府苑”自住房业主们决定继续走信访途径,向住建委和规划委员会重新要求政策执行,彻底按照规划拆除隔离,同时计划起诉龙湖地产。目前 237 户业主有 4/5 拒绝收房,有的业主有孩子急着收房落户,也决定扛一天算一天。

而商品房业主们还为 12 号那天的“暴力行动”心有余悸。除了重新安装铁门,他们还在向临近的派出所寻求暴力拆隔事件的最终认定结果,张波说,“弄出那么一场闹剧,已经不具备我们认为的可以理智谈话的行为基础了。”在一篇名为《吉日之暴》的事件还原文章末尾,一位商品房业主写道,“如果说当初还有让邻居过来坐坐的心思,如今已经达成高度统一:全力以赴保证自己小区的独立性,保证自己居住环境的安全性。毕竟三观不同,不可为邻。”

这一次的冲突早已埋下:

2013 年10 月 23 日,被称为“京七条”的北京市《 关于加快中低价位自住型改善型商品住房建设的意见》(下称“《意见》”)出台。

核心只有一个:北京市未来将通过采取“限房价、竞地价”等方式供地,想要拿地的开发商需要同时在项目中配建自住型商品房——建筑面积 90 平方米以下的住房,销售均价比同地段、同品质商品住房低 30% 左右。

11 月 11 日,北京市第一批自住型商品房项目规划设计方案在北京市规划展览馆展出。分布在四个区县的首批 7 个项目共推出 16020 套自住型商品房。

首批自住型商品房项目规划设计方案

在设想中,这些自住型商品房的目标是满足中低端、“夹心层”(也就是买不起普通商品房又不具备保障房购买资格的人),因此可以优先购买的人群是正在轮候经济适用房和限价商品房的家庭,为确保“保障属性”,《意见》规定,这类房屋 5 年内不能上市交易,卖的时候也得补上 30% 的差价。

当时还很活跃的任志强,第一时间就提出了质疑:“采用这种土地出让方式让开发商配建自住型商品房,实质就是政府把自己该做的事推给了市场。……破解住房僵局,还是那句老话,‘保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

当然,谁也没想到它的副产品中还有一个隔离墙,为 2013 年大家还没意识到的阶层固化、社群分化这些社会矛盾添了一个大大的注解。

承然这一次的事件发生有着政府的主要因素,以及开发商两面欺瞒的情况存在,但是面对根本也永远不可能做到的完全公正的社会现状。在为了能够更好的住有所居的情况下,同一小区两种房价的情况已经不在少数,未来的这样的矛盾或许会频繁发生,但是这里的谁对谁错真的那么容易说清楚吗?

(转自好奇心日报)

孕妇有外阴瘙痒怎么办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治疗白癜风真的管用吗

重庆手上起湿疹痒怎么办?

重庆看牛皮癣好的医院

上海不孕症病哪家医院

相关阅读